我的购物车

购物车中有0件商品

鹤唳华亭(前世今生系列之三)

作者: 雪满梁园 出版社: 北岳文艺出版社
日期:2009年3月日 页数:300页
装帧:简装 参考净重: 350克
系列: 目前状态:现货,快抢购 
市场价:25.80元 折扣:6折
会员价:15.48元 节省:10.32元
九星价:14.09元 最多节省:11.71元
ISBN:978-7-5378-3151-2

内容简介

靖宁元年的秋天,太子府涣衣的奴婢顾阿宝在数月的筹划等待之后,终于成功地引起了太子萧定权的注意。太子几经挣扎,终于决定接受了阿宝。两人相约等到暮春时一同到南山上去听鹤唳。然而此后赵王突然在政治上崭露头角,而且城府深不可测。赵王终究是决定用许昌平的身世来扳倒太子,而太子此时已在谋划逼宫之事。阿宝为了帮助太子,在最后一次向赵王报了假信。两人再一次面对命运的抉择,到底要在一起吗?

作者简介 雪满梁园:神秘书生一枚。晋江专栏作家。 编辑推荐 晋江原创网年度官推NO.1作品,撼动宫廷的惊世虐爱,七窍玲珑心是否能敌过仕途险恶?遇上你,并非我之所愿。既已遇上,就请你点一盏灯来,为孤照亮这丛锦绣地狱。他说,善良里的懦弱会害了自己,所以要放弃。他说,相信里的危险会杀了自己,所以要猜疑。他说,美满中的毁灭会毁了自己,所以要残缺。他说,亲情中的揣度会伤了自己,所以要忘记。他说,誓言中的阴谋会舍了自己,所以他……不要爱情。 ——薇思喻 目录第一章 念吾一身第二章 岁墓阴阳第三章 孽子坠心第四章 半面檀郎第五章 所剩沾衣第六章 白龙鱼服第七章 胡为不归第八章 逆风执炬第九章 军白发第十章 悲风汨起第十一章 绳直规圆第十二章 常棣之华第十三章 绕树三匝第十四章 草满囹圄第十五章 日边清梦第十六章 歧路之哭第十七章 大都耦国第十八章 我朱孔阳第十九章 十年树木第二十章 露欺罗纨 书摘第一章 念吾一身阿宝总是记得靖宁元年的那个初夏,自己一袭细布青衫,头绾双鬟,手中携着一只小小的包裹,从后头的角门走进了当朝太子的府邸。那年的夏天仿佛来得格外早。五月方过,天气却已经热得叫人难耐。角门口的那棵槐树上,蝉声嘶到精疲力竭。阿宝抬手擦了擦额角的汗,又回首看了一眼府门外的青天,京城的天澄净得没有半点杂尘,于是靖宁元年在阿宝的记忆中就永远是那样干净澄澈。阿宝起初不过是负责浣洗府中下人的衣物,活计并不算轻,食俸亦谈不上丰厚。但不久管事的李嬷嬷和共事的姐妹便都知道了她是个没嘴葫芦,平素话极少,只会埋头做活,做人处事又和气温顺,便不由心上有了三分喜欢。若做完了手中差事,浣衣房的侍婢聚在一处闲话的时候,阿宝便也在一旁默默听着。侍婢们的话题无外乎府内的蜚短流长,自家的婚丧嫁娶,只是每每说到最后,便总会说起府中年轻的主人——当朝的太子。每到此时,她们中间的一人便满怀欢欣地讲起,自己那一次到中庭交送浆洗好的衣物,远远地看见过太子一眼;旁人便会艳羡地讲几句毫无新意的话,反反复复地问个不住:“他生得黑还是白?”“他穿什么衣服?”“他瞧见你了吗?”在如此问问答答中,阿宝渐渐也就知道了太子的相貌是如何的英俊。侍婢们满目放光地讲,生为女子,如果能同太子那样的男子同眠一夜,此生便再无他求。当然,阿宝也渐渐地知道了太子的乖戾,太子的喜怒无常,太子殿下的严苛,还有太子似乎并不被皇上宠爱,因此没有住在宫内,只是在京中建府,而太子异母兄长齐王的圣恩眷宠却是何等浓厚云云。然而她们说到这里,总是话锋一拐,叹息道:“可是殿下生得那样俊。” 当然浣衣的婢女们只能在脑海中想一想,她们中间大多数都没有亲眼见过太子,她们也清楚自己的一生与那样一个坐在云端的人物不会有半分干系。但是流云般的绮梦依旧浸润到了府内的每个角落,安慰着每颗青春的孤独的心。人无论贵贱,只有这颗寂寞的心是一样的吧?阿宝也就这般在太子府的一角洗了整整一夏的衣服。立秋的一日,阿宝正要将刚洗好的衣服晾起来,李嬷嬷忽然走进跨院,四顾一下,问道:“怎么只有你一个人?”阿宝抬头答道:“琼姐姐去了南院,别人都吃饭去了。”李嬷嬷见一时找不到人,想了一下,吩咐道:“那你跟我来,到上头送趟衣服去。”阿宝答应了一声,擦干净了双手,将一篓收拾好的衣物接了过来。阿宝自入府以来,还未曾到过前庭,一路上看着两旁的景致,亦只觉巍峨堂皇。走到中庭交前庭的角门外,李嬷嬷嘱咐道:“我先把这里的衣服送到李孺人那边去,你不必跟过去了,就在此处等着我吧。”阿宝答应了一声,看着李嬷嬷走远了。李嬷嬷将衣物交给了太子侧妃李孺人的贴身大丫头,二人又说了片刻闲话。待回到角门,看见衣篓仍在,却不见了阿宝,心中正在奇怪,四下里张望,忽见沿墙跑出一个小侍,劈头便问道:“那个白净丫头是你管的吗?”李嬷嬷忙点头道:“你是说阿宝吗,她怎么了?”那小侍道:“我不知道她叫什么,只知她闯下大祸了,她惊了殿下的驾。”李嬷嬷闻言,急得要发疯了,赶忙问道:“小倌,这是怎么回事?我只走开了片刻,她如何会冲撞殿下?”那小侍怒道:“什么片刻不片刻?真是你的手下人,你也脱不了干系,随我来吧。”李嬷嬷一时心急如焚,一脚深一脚浅跟着那小侍绕到了不远的一处假山前,果然看见阿宝跪在地下,前面的石凳上坐着的,正是当朝的太子萧定权。那萧定权此刻手中正把着一柄折扇,抬起头来懒懒地望了那小侍一眼,问道:“找着人了?”那小侍答道:“是,是后头浣衣房里的。”太子咯咯一笑,道:“如今这府内真了不得了,一个洗衣裳的丫头都敢犯上了。”那萧定权却正如侍婢们素日传言,果真是鬓若刀裁,眉如墨画,一张面孔生得便若美玉碾就,此刻微微一笑,那面上真如流光溢彩一般。李嬷嬷却素知这位主人的脾气,吓得赶忙跪倒,连连叩头道:“这丫头冒犯了殿下,罪该万死。这都是老奴管教不严,还请殿下恕罪。”一旁的阿宝却突然插话道:“不干嬷嬷的事,我一人做事便一人承当。”急得李嬷嬷扭头怒斥道:“贱人,这儿哪里有你说话的分儿?还不闭嘴,求殿下开恩恕罪。”定权闻言,倒是笑道:“这丫头还真有几分骨气。算了,带下去打二十板子,孤这次就不计较了。” 李嬷嬷心知太子此刻定是心情甚好,故而大发慈悲,急忙对阿宝道:“还不快快向殿下谢恩?”阿宝却跪在一旁,任李嬷嬷几次三番地催促,只是不肯张口。定权微微笑道:“你心里定是在想,我既要打你,你又为何要谢我,是不是?”阿宝还是不肯做声,李嬷嬷忙描补道:“殿下,她这是吓傻了。”定权却转眼间沉了脸,怒道:“去把杖子拿了过来,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目无尊卑的奴婢。”那小侍擦了一把冷汗,连忙答应着过去了,片刻便带了两人过来,手中皆捧着竹杖。定权立起身来,慢慢踱到阿宝身边,用手中的折扇托起了阿宝的下颌,打量了她片刻,忽用拇指轻轻摸了摸阿宝颌下雪白的肌肤。阿宝不意他会如此举动,想着适才看到的模样,一张粉面顿时涨得通红。定权嘴角微微一牵,放了手道:“这丫头不知是傻,还是真有两根傲骨。若是如此,只怕打了她,她未必心下就服气。”又笑问阿宝道:“是不是?”亦不待阿宝回答,定权复又坐了,淡淡下令道:“下了她的衣裳,杖她。”两旁侍者答应一声,便走上前来拉扯阿宝。阿宝刚刚恢复的脸色一时又是血红,挣扎了两下,眼中泪下,低声道:“奴婢知道错了,殿下恕罪。”定权见她连耳根脖颈都红得厉害,心中也觉好笑,问道:“当真?”阿宝泣道:“是。奴婢知罪,以后再不敢犯了。”这本是一桩小事,定权亦不再深究,起身挥挥手道:“杖四十,逐出府去吧。” 阿宝却只是哭泣,李嬷嬷生怕太子再怒,忙扯她衣袖道:“阿宝,快谢恩。”定权听到这话,转过身,突兀地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阿宝迟疑片刻,低声答道:“奴婢叫做阿宝。”定权愣了片刻,又问道:“姓什么?”阿宝答道:“姓顾。”定权道:“你抬起头来。”阿宝依言抬头,隔了眼中的薄泪和初秋灿灿暖阳,只见身着北紫襕袍,头束莲花玉冠的太子,周身如罩了一层光晕一般,俊美得便不似尘世中人。定权沉默了片刻,吩咐身边人道:“去叫周午过来,查查她是谁带进来的,好生调教一下,今后让她伺候我来吧。” 待太子一行人走远,李嬷嬷方暗舒了口气,爬起身来,又扶起了阿宝,忽而怒道:“是怎么回事?”阿宝泣道:“我在门口等了多时,也不见嬷嬷回来,见四下无人,就想过去看看那边亭子。谁知刚走过来,就看见殿下在此处和一个女子……”支吾半晌,又接着说道,“我,我不知他是殿下,又怕又羞,转身就跑,先是被那个小侍喝住了,问我是什么人。我怕责罚不肯说,回了一句他管不着,殿下听见就怒了。” 李嬷嬷抚抚心口,念叨着:“你真把我的老命都吓掉大半条,素日见你这孩子最是温顺乖巧的,今天怎么如此的不识好歹?亏得殿下今日高兴,不然你不死也要脱身皮。”忽而想起一事,又奇道,“殿下本说要逐你出府,怎么一下子就改了口,竟还让你去上殿服侍?”阿宝摇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嬷嬷,我不愿去。”李嬷嬷叹道:“傻丫头,是你家祖坟上冒烟才有了这般泼天的福气,那句话是怎么说的?你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。难道你要洗一辈子衣服不成?跟着殿下几年,将来出息了,手头有了些体己,也好为下半生作打算,你不是说不想靠你那哥吗?只是阖府皆知,咱们殿下的规矩大得很,你可千万要知道眉高眼低,凡事多留几个心眼儿。”又一路向她絮叨了许多好话,回到浣衣房,众人知她要去服侍太子,都是又羡又妒,平素颇为要好的几个姐妹也不肯再与她多话。近身服侍太子在外人看起来虽然荣光,阿宝却觉得还不如洗浣衣服自在。太子的规矩果然多得紧,头一件便是极爱洁净,不但自家一身装束衣痕崭崭,纤尘不染,更要几上案上,凡他看得到的地方,都不许着一粒灰。平素众人只能趁他不在的时候,见缝插针不停地到处擦抹。再则太子的脾气确乎不好,众人镇日里战战兢兢,连大气都不敢多透一口,生怕一不留神,便惹到了这个玉魔罗。阿宝一次为他奉茶,不慎溅了一点在书案上,太子正在写字,忽将手中的笔狠狠一掷,一幅快写好的字纸瞬时一塌糊涂。这本是他自己的事情,却一叠声便叫内侍将阿宝拖到屋外,打了二十竹篦。阿宝挨了打,忍痛依旧上去帮太子铺了新纸,开始磨墨。太子却又似并不生气了,只是含笑望着她,口中轻轻叫道:“阿宝,阿宝。”声音温柔,喃喃便如梦呓一般。阿宝并不敢应声,只是听了这声音,心中却是一酸。如是挨过了秋冬,眼见着年关已近,府中的下人也轮番回到家中休假。府内总管周午不由问阿宝道:“这府中的人都轮了几遭,怎么你不回家?”阿宝答道:“我家里人不在京中。”周午拍了拍头道:“是了,我竟不记得了,你是河间府的人。”阿宝道:“是。”周总管亦不再多说,转身便做旁的事情去了。只是如此,因为众人轮休,阿宝当差的日子却排得比从前多了。眼见到了腊月双二,定权正在书房内写上报给皇帝的请安奏呈,忽闻内侍进来报道:“殿下,张大人来了。”定权急忙撂下了笔,道:“快请进来。”又吩咐左右道,“你们都下去吧。”阿宝等答应一声,便退了出去。出到书房门口,便见一个文士打扮的中年人走了进去。阿宝悄悄问道:“姐姐,这个人是谁?殿下待他怎么这般客气?”一旁的侍婢蔻珠向她卖弄,低声答道:“这是吏部尚书张大人,殿下平素和他最好。”见阿宝只是点点头,便不再多问,倒是有两分失望。定权将那张尚书让进了书房,宾主见礼后坐定,定权开口问道:“如何?”张尚书知他所问何事,答道:“二殿下又往户部荐了一人,兵部两人。臣同左侍郎力争,终是压掉了兵部那两个。”定权点了点头道:“张大人费心。”又叹口气道,“齐王仗着圣上一向宠他,这些年愈发不将孤放在眼里了。先前母后在时还好,如今怕是皇上早存了易储这个念头,孤的日子也是愈发的难过了。”张尚书劝慰道:“殿下不必过于忧心,殿下毕竟是先皇最看重的嫡长孙,陛下就是不想旁的,这一点总是还要顾及的。”定权闻言冷笑道:“孤当这储君,不过也是仗着祖父当年说过的话——且我也一向没有大罪过。至于什么嫡长,恐怕也未必。如今齐王的生母是中宫,他才是皇上心里头的嫡长,谁还会想着我这先皇后的儿子?”张尚书见他又出此语,一时无言以对,半晌才道:“陛下与殿下终是父子同体,也必会存几分舐犊之情的。”自己也觉这话说着无味无聊,便又道,“臣等也誓死拥戴殿下。”定权倒似颇有两三分动容,唤他道:“孟直,我总是相信你的。”顿了顿又道,“只是父子不父子的话,今后就不要再提了。”张孟直不知道他是不是这几日入宫又受了气,只得应道:“是。”定权又问道:“那李柏舟空出来的位置,齐王可是有什么动作?”张孟直想了一下答道:“陛下一直说没有合适的人选,臣听朱大人说,齐王那边倒是荐过两个。”定权点头道:“我总还是要想办法推你上去的。”张孟急忙答道:“谢殿下,只是此事不宜过急,如今那位子正是在风口浪尖上呢。”定权点头道:“你放心,孤省得的。”二人又说了些旁的,张孟直这才告辞了出去。 ……

鹤唳华亭(前世今生系列之三)
与此 1 件组合商品一同购买
市场价:¥52.6
会员价:¥31.56
九星价:¥ 28.72
发表您对本书的评论
[qq群 于 2011-06-23 18:18:21]
这本书一旦出完,肯定会买一本。值得细细品味
 【管理员回复】
  同感
[丫头 于 2009-10-21 10:26:38]
无法言喻,惟愿,手执一册,一读再读...
[欣欣 于 2009-08-04 21:09:43]
请问一下,下部分什么时候能到货呀!
 【管理员回复】
  您好
目前尚无此书有下册出版的相关信息,如一旦获得相关信息,商城会及时上架预定的
[雪燃 于 2009-08-01 17:03:34]
绝不夸张的说此书在网文界属于登峰造极天外飞仙珠穆朗玛峰级别,字字珠玑,字字穿心!作者神秘书生一枚,码字功力一流,架构精细到令人叫绝,也正因为如此,此书不会大红,因为能看懂的人和喜欢的人不会太多!
 【管理员回复】
  谢谢精彩点评
[qq 于 2009-05-05 22:34:10]
原来书上的文还没网上的多,郁闷。不过是本好书值得买。

[说明]本站发表读者评论,并不代表我们赞同或者支持读者的观点。

购买此书的人通常还会购买以下图书

合作伙伴:晋江文学城网友交流区文字具象化工坊囧囧商城
信箱:bookshop@jjwxc.com 热线电话:010-51667195 Copyright:北京晋江原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朝阳分公司 生成于2017-09-26 06:24:54
京ICP证080637号  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北苑路5号黄金苑3-101
统一社会信用代码:91110105678230766W|出版物经营许可证:新出发(京)字朝080027号|食品流通许可证编号:JY1110532085695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