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购物车

购物车中有0件商品

终于爱情

作者: 陆萌 出版社: 国际文化出版公司
日期:2009年12月日 页数:262页
装帧:精装 参考净重: 370克
系列: 目前状态:现货,快抢购 
市场价:25.00元 折扣:6折
会员价:15.00元 节省:10.00元
九星价:14.00元 最多节省:11.00元
ISBN:978780173

内容简介

内容简介

 曾雨十二岁因母亲再婚跟着进入韩家,花了十年的时间,才将长在心头的荆棘剔除,本以为自己终于融入了韩家的生活,可是平素关系冷淡的继兄韩孟语,突然将她卷进他的情感世界中,曾雨从排斥、到疑惑、到接受,是哥哥韩孟语一往直前的坚持,松动了她的固执。可是,正在同一屋檐下,在父母眼皮下偷偷甜蜜恋爱的二人,却因各种各样的原因,不得不面对分离,只是在繁花落尽后,哥哥是否还一如既往的深情,妹妹会否会为了幸福而勇敢?她们的感情,能否始于亲情,而终于爱情?

评论

人的偏见有时是很固执的,而固执有时却很可怕。如果一个人偏执到以为全世界都欠她,那该有多么可怕与不幸。幸好,幸好小雨已经长大,幸好她已经不再一如小时候那样心存怨念,幸好小雨能够成长为现在的样子!因为有温柔细腻的内心,所以能感受到新家的温暖,能感受到韩爸对她的好,能感受到敌人哥哥对她的好,并且能回想起他以前对自己的好,终于这种对她好的现实加上对这种现实的回想,让她的内心更加柔软,更加往喜欢的方向走去。

——venusleelxr

 

真的很美好!看着、看着就让人不由自主的想着《蓝色生死恋》里面的哥哥,一样的稳重、懂事;全身上下充满了浓浓的书卷气,令人感到温暖、安心。小雨敏感而脆弱,单纯而美好的性格是一定需要这样的人来仔细呵护、倍伴的。期待一个圆满的结局。像韩哥哥说的:我看中的东西,便不会腻的。

——猫科动物abc

 

我曾一度怀疑为什么优秀如韩孟语,会爱上曾雨这样平凡的小丫头,现在看来,曾的出现,对韩来说,更像是一个救赎,他可以在她身上,把大伯教他的一一实践,从而获得心理上的满足;另一方面曾雨也是值得爱的,她虽平凡,却善良单纯,没有城府(我就挺喜欢这个人物的),这样的曾雨,在略显复杂的韩的眼中,必然是可爱的,她那些蹩脚的恶作剧不仅没有削弱这份可爱,反而是起到鸟鸣山更幽的作用,也就无怪韩为什么会喜欢她了。——深海鱼

作者简介

陆萌,意为大地初始,万物萌芽。我希望万事万物都能像初春般蕴含着饱满的生命力,而亲情、爱情、友情,就像是空气、阳光与雨露,当它们调和至最融洽的氛围,我会发芽,我会长大,还会开花,当硕果累累时,我希望能与所有的人们共享那一份甘甜,最后感恩回馈的成为下一季春天的阳光、空气或雨露,周而复始,生生不息。

目录

/5

 

第一章  我们的感情,始于亲情/7

  无论是哪一种方式,爱情最开始的模样,并不一定是爱情……

 

第二章  有种试探,叫背向而驰/33

  表面上的背向而驰,其实是某种形式的试探。

 

第三章  不知不觉,渐渐爱情/63

  如果感到伤心失望,那是因为我们开始,渐渐爱情!

 

第四章  蓦然回顾,情感乍现/97

 蓦然回顾,乍现心底的,是由亲情置换成的爱意……

 

第五章  情之所至,思念也至/131

 通常,爱情是伴随着思念,一并到来的……

 

第六章  戏入高潮,横生波澜/159

 有的时候,爱情如剧,演至高潮处,被横生出来的波澜,打得七零八落……

 

第七章  一念之间,进入冬天/195

 爱情往往在一念之间发生,也在一念之间,进入冬天……

 

第八章  如果没有你,我在哪里都没有关系/225

 如果没有你,没有过去,我不会有伤心,但是有如果,还是要爱你……

 

第九章  我们的感情,终于爱情/251

 烧完美好青春,换一个老伴,任何事情,都不及握在手中的幸福重要……

 

精彩书摘

 

第一章    我们的感情,始于亲情

 

无论是哪一种方式,爱情最开始的模样,并不一定是爱情……

 

虽是初夏,可是这一年的夏天,阳光比往年同期似乎要热烈得多,正午时分,地面一片雪白,灼得路人眼睛总是难受地半眯着。曾雨撑着遮阳伞,汗水潸然地走在林荫道下时,才感觉到那股灼热稍有缓解,视线得以拉远时,就已经看到林荫路的尾端,那幢老房子,被她亲手栽种的植物包成了一个绿色的小城堡。有首歌唱道“每个家就是一座城堡”,十年并非弹指间,她自己也不知道从何时起,她一直并不当作是家的地方,也成了她的城堡。

曾雨回到家,换了鞋就直奔厨房,开了冰箱门先找着了水,咕噜咕噜地灌下一大杯。曾妈妈在厨房里切着菜,看着自家女儿牛饮着冰水,顿下手里的动作,直唤道:“慢点,慢点,这么喝要出毛病喽……”

一杯水下肚,曾雨长吐一口气,感觉痛快极了,手却未停地继续往杯子里筛水,又倒了大半杯水,将玻璃茶缸又放入冷藏室,才放慢了速度继续啜饮。韩爸爸正在炒血鸭,侧头笑着看了曾雨一眼,道:“丫头,累坏了吧。”

“嗯,又累又热又渴,这么大热天的,我们领导还让我下乡去测量,涂防晒霜当涂墙一样都不顶用。”

“你才工作呢,要少说多做,可不能喊苦喊累了,领导会不喜欢的。”曾妈妈自曾雨上班以来,每天都将这句话要重复一遍。

曾雨一边洗手一边乖巧地点头,知道妈妈是这个样子,你不乐意了,她还是会啰唆。

韩爸爸将血鸭装好盘,唤道:“丫头,把菜端桌上去,我再炒个青菜,你摆个碗筷,喊你哥吃饭了。”

曾雨应了声,可那心里突然就别扭了起来,抬头朝楼梯口的方向望去,经过一个上午平复的心情,突然又忐忑了起来。

小心翼翼地端着那盘炒得喷香的血鸭上桌,曾雨边走边喊道:“哥,吃饭了。”

曾雨向来只当着父母的面,才会叫韩孟语哥哥,平时,他们都没有什么交集,继兄继妹的,何况韩孟语大自己五岁,曾雨一直觉得韩孟语总是将她当小屁孩一样看待,即使她已经大学毕业且出来工作了,她也总觉得在他眼里,自己像个青涩小果子,不起眼地长在背阴处,他不屑一顾。

他们之间横亘着的隔阂,似乎并不仅仅在于那五年的年龄差距,更多的可能是他对她十年来的印象,在某个相识之初,便已根深蒂固。

她一度以为他对她这样的小青果是嗤之以鼻的,可是,她在这样认为的时候,却不曾想到……

 

 

曾雨十岁的时候,父母离异,爸爸抚养妹妹曾媛,妈妈抚养她。当时她多伤心呐,天天怨父母,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好端端的,说离就离了。直到她十二岁,母亲再嫁,她作为拖油瓶进入一个新的家庭,那种怨恨的心情便转换成一种排斥的情绪,继续存在着。

她知道母亲另嫁,与父亲复合的希望完全破灭后,在初进入那个家庭时,她觉得自己已经钻进了死胡同,愈加怨恨。于是,她将那股子怨恨转化成敌意,转嫁到继父跟继兄身上,之后较长一段时间内,她都不搭理继父跟继兄的。只是后来随着年岁的增长,觉得母亲过得很开心,继父对自己和蔼又关怀,才渐渐放开了心,真正融入到这个家庭中。

即便这样,她与这个哥哥还是有隔阂。记得很久以前某个阳光甚好的午后,十二岁的她,往十七岁的他的鞋子里倒过墨汁,干坏事的瞬间极有快感,可是完事一转身,就看到了立在书房门口的他,将自己的行为已悉数纳入眼底。

虽然他没有责备她,也未向父母告状,但是曾雨就是觉得他们之间的隔阂从那个时候开始了,并非十年时间不能消除那一件芝麻大小的事,而是她那小肚鸡肠的行为一件两件三四件针对他而实施后,连她自己都觉得,自己之于韩孟语,就是一个小气、报复心盛的继妹。

她不知道从何时起,又因为何事,会让他对她产生不一样的情愫来,她昨天晚上迷迷糊糊地想了一夜,上午测量的时候顶着大太阳,都晒不化脑子里盘旋不散的思绪,这件事让她十分地纠结,她蹲着,站着,就连坐在公车上都在想,韩孟语那么样的一个人,怎么就突然对自己存了“非分之想”呢?

 

 

韩孟语从楼上缓步下来时,正好看到曾雨在啜手指上的汤汁,她的唇落在她的指尖上,柔软红润。

曾雨看韩孟语一如往常的优雅沉稳,连低头躬身洗手的模样都慢条斯理,硬生生地将自己那份小慌乱也掩藏了起来。他的一如平常,让她以为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似乎是那南柯一梦,醒来后,他韩孟语还是她那肃穆成稳、高不可攀的继兄。

当然,她也从没见过他火急火燎或者粗暴无礼的模样,有的时候,她甚至会觉得他跟她生活在同一个家庭实在是件不搭调的事情。怎么说呢,就像继父与母亲,在她看来其实也不那么适合。继父是一个较有修为的人,属于斯文温吞的老好人那种,而母亲性子就十分的急躁,是那种喜欢八卦家长里短的热心人,父母这样一动一静的性格能走到一起,本就是一件不怎么搭调的事,现在各自的子女,不论在性格上还是在成就上,又相差甚远,这个再组合家庭,便总是让曾雨觉得虽然看似和谐,却又融而不洽。

曾雨瞥了一眼韩孟语,这个继兄,是让她感觉仍然无法完全融入这个家庭的最大因素,很多时候,她觉得他不像是二十七岁,而像三十七岁,沉稳内敛得过了头。她能对继父放下成见,却还远远不能和继兄拉近距离。

 

 

摆好碗筷,韩爸爸的青菜也已炒好了,曾妈妈用毛巾包着电饭锅的内胆直接摆在桌上,曾雨与韩孟语按一惯的坐位,坐在韩爸曾妈的对面。韩孟语坐在曾雨上位,曾雨要添饭时,够不着电饭锅,她手一伸,韩孟语便知道她想什么,便用毛巾捂着电饭锅端至她面前。曾雨以前总觉得他在这个时候,才像是食人间烟火、有些人情味的家人。可是今天,她去接的时候,差点就将整锅饭都打翻,仅仅因为他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用手指的指节扫了一下她的手背,她便神经过敏地抖了手,幸好他反应极快,才免去再做一锅饭的麻烦。

曾妈妈免不了又是一阵教训,曾雨觉得自己在家里待久了,就老与妈妈的关系处理不好,妈妈总是喜欢唠叨她,不但唠叨她的不足,还在她面前不断地夸奖韩孟语。

韩孟语十八岁考入全国数一数二的政法大学,二十一岁毕业,二十二岁取得全国司法考试资格证,并在当年考入省高级人民法院,二十三岁任助理审判员,并在职读研,二十四岁被任命为审判员,今年被评为全国优秀法官,成为最年轻的优秀法官。这些事,曾妈妈常对曾雨念叨不止,大有感叹为何曾雨跟韩孟语之间会有如此大的差距,以此表达对曾雨怒其不幸、恨其不争的态度。

曾妈并不是说心里有多么的不待见自己亲生的孩子,只是像寻常妈妈一样,教育自己的子女时,总喜欢用一个好的孩子去做比较,但这样往往适得其反,只能让曾雨与韩孟语之间越来越有间隙。曾雨本已觉得这个哥哥不易亲近了,现在更是觉得高不能逾,两人之间的互动便愈加少了。

在曾雨心里,韩孟语是与她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两条平行线,每天会见面,在同餐桌上吃饭,但是却没有交流,韩孟语那样的性格那样的职业那样的成就,于她来说都是鸿沟。人家说三年一个代沟,他比她只大了五岁,可是她却觉得他们之间似乎有十个代沟,韩孟语是那种和父辈们更容易相处的人。她大学毕业后,对韩孟语虽不像小的时候那样抱着一分怨怼,但是她跟他关系始终淡漠,表面上他们像一家人一样称兄道妹的,事实上她自己心里最明白,她跟韩孟语,压根就是比较熟悉的陌生人。

之前,曾雨并未这么深刻地去分析过她与韩孟语之间的关系,她现在正是爱笑爱玩,觉得青春无限好,对未来充满了憧憬的年纪,而且以前不是韩孟语在外地读书就是她在外地读书,毕业后回来上班了,才突然觉得自己跟这个哥哥的相处,已经形成固定模式,亲和不了了。她不知道有多少人如同她的家庭这般,看上去和谐,其实在和谐的表象下,有着不曾被拉拢的疏离。曾雨常觉得用“貌合神离”这个词语来形容她与韩孟语,是最适合不过的了。

她一直认为韩孟语也应当和她是同一种认知的,没想到,人心不可估测,现在他是怎么想的,她已完全琢磨不透了。

 

 

曾妈妈除了关心曾雨在单位里的表现外,还会关心地问单位里有没有年龄相当,又没有结婚的男青年。当曾妈妈再次在饭桌上提及时,曾雨竟会觉得身旁的韩孟语有着前所未有的强烈存在感,自己的回答突然变得难以启齿,思绪杂乱不已。

曾雨低声咕哝道,说:“有。”

曾妈妈眼神一亮,追问人长得怎样,什么职位,家里条件怎样,对曾雨有没有意思啊……

曾雨瞥了自己的妈一眼,还偷偷扫了一眼韩孟语,十分正经地说:“人长得很帅,普通科员,家里有房无车,对我的意思不明确,不过对他女朋友的意思很明确。”

韩爸爸闻言哈哈大笑,曾妈妈嫌自己女儿拐弯抹角地害她穷开心,剜了女儿一眼。韩孟语细细地嚼着米饭,一脸的波澜不兴,似乎对这个话题,他既不觉得有趣,也不想要参与。

“小雨现在还年轻,早得很,再说了,我们家小雨又乖巧又懂事,肯定不愁找不着好人家的。”韩爸爸说着开解的话。

曾妈妈又剜一眼韩爸爸,说:“女孩子不能拖的,拖过去一天,就不值钱一天。”

“妈,你要趁着嫁我,捞回养我的本吗?”曾雨端着碗,举着筷子,直勾勾地望着自己的妈。曾妈妈见自家女儿语中带怨,一筷子敲了过去,曾雨急急地闪开,就听着曾妈妈道:“说值钱不值钱,不是说我们嫁女儿卖不到钱,而是你以后在男方心中的地位,早点结婚是有好处的。”

曾妈妈对于自己女儿误解自己,很有成见,絮絮叨叨地说了一顿饭的时间,曾雨觉得自己快被念得崩溃了,万分后悔自己将话题带得深入了。韩爸爸倒是听得津津有味的,觉得自己家的女儿转眼就到了可以嫁人的地步了,很是稀奇般。韩孟语一直在安静地吃他的饭,直到韩妈妈将预谋良久的台词搬了出来,说是某某某牵线,替曾雨寻了一个好青年,安排着相一次亲时,韩孟语才将筷子往桌上一搁,倏地站了起来。

曾雨仰头看他,才发觉那十七岁时细瘦的少年,不知何时长得如此高大魁梧了。

他的突兀,让全家人都有些莫名,他竟是丝毫未觉,笃着眉像是沉浸于自己的思维中,韩爸爸出声询问,道:“吃饱了?”

韩孟语才恍然回神,道是还有事,离去前,匆匆瞅了一眼正盯着自己看的曾雨,眉头又是一笃。

曾雨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被他那突兀举动吓得蹦出来了,他离开后好一会儿,她还担心父母会不会听到自己那么强烈的心跳声,想必脸也已经红了,于是慌忙低头,胡乱地扒着饭。

她差点就以为他要说些什么了,幸好,他什么都没说。

“其实我觉得哥比我年长,应当比我早些考虑。”

曾雨这样跟父母说的时候,曾妈妈才将话题从曾雨身上转了开,韩爸爸倒是不着急的模样,曾妈妈热心地赶紧问曾雨的单位是否有适合韩孟语的女孩子。曾雨咬着筷子想了会儿,适龄的是有好几位的,这几位中,形象及素质能够匹配韩孟语的,可能一祺还行吧。

曾妈妈说:“对你哥哥,你要多花些心思,好好地物色,自家人当然要替自家人着想啊,如果你说的那同事真的是条件不错,你就要想办法多讨好讨好,让人家哪天来咱们家玩玩。”

曾妈妈这样说的时候,曾雨就后悔了,后悔自己为了掩饰心思,多嘴地提出这么一档事出来,如今话说出口,徒给自己惹了麻烦。

事情在曾妈妈的再三命令下,应承下了。曾雨觉得自己有些骑虎难下,在心里不知道埋怨自己多少遍了,怪自己的一时多嘴,如今这事在妈妈的逼迫下不得不办。

曾雨权衡再三,觉得给韩孟语找一个优秀的女朋友,也许挺不错的。

终于爱情
与此 1 件组合商品一同购买
市场价:¥54.8
会员价:¥44.8
九星价:¥ 43.80
发表您对本书的评论
[小洁 于 2010-04-18 10:11:00]
真的有禽兽哥哥吗?好美好啊!

[说明]本站发表读者评论,并不代表我们赞同或者支持读者的观点。

购买此书的人通常还会购买以下图书

合作伙伴:晋江文学城网友交流区文字具象化工坊囧囧商城
信箱:bookshop@jjwxc.com 热线电话:010-51667195 Copyright:北京晋江原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生成于2017-08-18 05:24:12
京ICP证080637号  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北苑路5号黄金苑3-101
统一社会信用代码:91110105678230766W|出版物经营许可证:新出发(京)字朝080027号|食品流通许可证编号:JY1110532085695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