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城论坛文字具象化工坊
囧囧商城logo  
网站
首页
每月
新品
图书
分类
晋江
原创
精品
推荐
作家
列表
特价
靓书
排行
榜单
论坛
交流
意见
反馈
购物
流程
我的
囧囧
 
三生三世| 月上重火 | 更多>>
我的购物车

购物车中有0件商品

  图书 >>  现代言情
   
 
 
 
  图书简介
 
 
 
 

浮生花事绘从容

作者: 明月别枝 出 版 社: 国际文化出版公司
日期:2010年9月日 页  数:258页
装帧:精装 参考净重:345克
系列: ISBN:9787512500945
 
 
 
 
市场价:25.00
会员价: 15.00元
九星价:13.65元
折  扣:6折
节  省:10.00元
最多节省:11.35元
目前状态:现货,快抢购 
 
 
 
 
图书简介

突逢变故的宁安之偶遇儿时玩伴虞玮韬,互不知身份的两人因工作而走近。尽管彼此早已模糊成了陌路人,然而终究还是有些不一样的,他们不自觉甚至不情愿地沦陷。

是谁划开的记忆口子,让缘分如风般吹起回忆。一场绯闻带来的爱情,一段久远记忆牵出的恩怨。只是她有她放不开的伤与疑,他亦有他难释怀的痛与恨。当过往的恩怨浮出水面,亲情、友情与爱情的考验纷至沓来……

在这段行将过去的青春岁月里,他们能否收获一场执手偕老的爱情?

 
 
 
 
 
  最佳组合
浮生花事绘从容

与此 1 件组合商品一同购买

市场价:¥50
会员价:¥30
九星价:¥ 27.30
 
 
 
 
 
  图书目录/

晋江原创网人气作品

《何须执手问年华》作者明月别枝感人力作 

绽放灿烂恣意后的沉淀,历经风雨沧桑后的从容。

谨以此书纪念

我们的青春,

我们曾经的骄傲,

我们在岁月里丢掉的真性情。

目录

第一章  光阴,它带走清扬的故事

第二章  难以自拔的,不只有牙齿

第三章  如果,你是我的大麦哥哥

第四章  失去,原来只因曾经拥有

第五章  若是我不在,若是你离开

第六章  追寻,那尘封已久的往事

第七章  不是不在乎,而是太在乎

第八章  不经历风雨,怎么见彩虹

第九章  唱不尽春光,为何偏要唱

第十章  冷暖苦匆匆,浮生绘从容

书摘

第一章:光阴,它带走清扬的故事

“安之,我们结婚吧。”林岫说。

安之一怔,继而大笑,疯了一般:“神经,你娶了我,刘婉怎么办?”

“分手。”

她霎时落泪,汹涌而下:“林岫,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怜?”

所以当年拒绝了她,现在回过头来又想收容她。

 

不止林岫,身边的每个人都觉得她宁安之很可怜吧?

婚礼变成了葬礼,一场车祸夺走了她所有的幸福。她原本应该在车祸中与清扬一起离开,或者留下来的不是她,那该多好。

徐佳说:“安之,你是不是傻了?”说完红了眼眶,“再怎么样,也得为你自己想想吧。”

她摇头,想笑,扯动嘴角,却更像是哭。

他们不明白,原本死的应该是她。

那辆大卡车迎面冲来,她坐在最危险的副驾驶座上,是清扬在危急关头,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她的一线生机。她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,错过了他的最后一面,错过了他的葬礼,待她出院回到他们的蜗居,蜗居已有了新的主人。

是他的弟弟。在他年迈的父母面前,她只有满满的心痛与愧疚,无法去争这套她曾为之付出了所有积蓄的蜗居。

 

销假上班,属于她的办公桌前,一张年轻的面孔正在忙碌。

领导把她叫进办公室,问:“需不需要给自己放个长假放松一下?”

有些为难的口气,她听得懂。数月不来上班,她手上的工作不是找几个同事分担就能完成的,新人接手在所难免。

“我想辞职。”安之垂着眼说。

“哎,小宁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担心你身体还没……”

“我想换个环境,顺便出去走走,不知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“那……我也不好强留你,有什么困难,尽管开口,能帮我一定帮。”

她想说谢谢,嘴唇动了动,终究什么也没说。

 

安之现在住的地方,是林岫刚交付不久的一套闲置公寓,名曰“贵夫人”。

林岫和清扬大学时一个寝室,与安之都是同学兼老乡,读书时三个人就一副“三人帮”的架势,毕业后这份感情也不曾变淡。安之感激林岫,在她被人搀扶着站在明显换过锁的新房门前时,是他再次伸出了援手。

如果不是刘婉的介意,林岫的帮助她会受之坦然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心中总有份忐忑与内疚。只是面对一连串的意外与打击,在身上没钱的情况下,她没有更好的选择。

当初清扬的钱只够房款,她的钱就都花在了装修上,以至于后来住院还是林岫垫付的医药费。那些理赔的事,她无力去管,也不想去管。这本是她欠清扬的。

 

林岫拎了一大袋东西开门,乍看到安之,诧异:“今天这么早下班?”

刚出院时安之行动不便,很多东西都是林岫代为添置,这段时间下来他都习惯如此了。

“我辞职了。”

“正好,伤筋动骨一百天,多养一天是一天。”

安之笑笑,将手中的相框用衣袖细细擦了一遍,转身放进一旁的大背包。相框里是她与清扬的照片——如今她身边唯一与清扬共有的东西。

“你这是?”

“我想出去散散心。”

不是搬走就好。林岫松口气,将袋子往桌上一搁,然后把自己扔进沙发。

“回来找到工作,我就找房子搬走。”

“什么?!”好像沙发上突然生出许多钉子来,林岫霎时弹跳起身,“住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搬?我又不收你房租。”

安之直直看着他,直看得林岫心里一阵发毛:“你要搬哪去?外面的房子又贵又不好,我这里空着也是空着,大不了我把备用钥匙也交给你,这样你可以安心了吧。”

“林岫……”

“安之,你要是怕刘婉来闹,那你可以放心,我已经和她分手了。”他打断她的话,明知改变不了她的决定,还是很着急地解释,“你别把包袱往自己身上揽,我跟刘婉之间的事与你无关。”

“随你的便。”安之将信封放在桌上,道,“钱先还你一半,我明天就走。”

公司还是厚道的,她虽然算是主动辞职,但还是多发了她两个月的工资。

“哎哎,不是说过不用还了嘛。”

他刚拿了信封想退回,就见安之转身进了房,只留给他一个实实在在的闭门羹。

他知道安之很坚强,在他以为她会痛苦萎靡很长一段时间时,她却很快站了起来。歇斯底里不顾一切从病床跳下想看清扬最后一面的疯狂;像个非生命体躺在病床上不言不语没有生机的苍白;有泪无声整个人抑制不住抽泣的悲痛……这一场车祸给予她的打击,没有人比他更明白,他曾以为这样的日子会延续很久。

只是她再坚强,终归还是有些不一样了。即便她现在脸上恢复了笑容,也是极浅的;即便她现在开口说话,也是极为简洁的。

不像以前。

 

安之一走就是两个月。

陌生的城市,陌生的人群,背着个背包,每天徒步走很多路。累了倒头就睡,醒了继续走,在汽车与火车间辗转,有时甚至是拖拉机,竟也走过了好几个省市。

身心俱疲地回来,下了火车直奔公墓。事隔半年,她才有勇气来看清扬。

墓碑上的照片,墓碑上的名字,是她心底永久的印记。睁眼,这世界上再看不到那个叫李清扬的人;闭眼,又满世界都是他。

公墓的广播催促着祭拜者的脚步,墓园即将关门。安之坐在墓前,置若罔闻。

他们原本说好今天结婚的,可是……

“李清扬,你这个傻瓜!”安之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。

为什么这么傻?从前就是这样,明明喜欢她,却在一旁使劲帮她出主意追林岫,全然不顾自己心伤累累。

为什么这么傻?在她被林岫拒绝之后,始终如一地陪在她身边,将她的怒气、她的任性、她的种种不满当成是一种享受。

为什么这么傻?从来都是他爱她更多,不管她好或是不好,他对她都只有宽慰与包容。

为什么这么傻?原本迎面撞上的应该是她,可他急转方向盘,把自己看得如此轻。

 

“姑娘?”夜幕沉沉压下来,便有细细的雨丝跟着落下来,稍顷雨势加大,愈显秋夜的萧冷。不远处女人的哭泣转为低低的呜咽,虞玮韬犹豫了很久,才说服自己走近。

这一处伤心地,他原是不想理会任何人的悲欢离合的。

昏黄的路灯下,淅淅沥沥的雨中,一个瘦削的身影跪在墓碑前,长发如瀑遮住她大半张脸,他只看到她莹白玲珑的下巴尖上悬着颗剔透的水珠,此刻正伴着她抽噎的动作微微晃动着,给人一种楚惶的感觉。

面对这样一个侧影,他竟没办法不开口。

虞玮韬话音刚落,就见那跪着的身影蓦地直向他扑来,跟着哭喊一声“清扬”。视线相对,一惊而退,她踉跄的身形重新跌坐回地上,他就这么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眸中的光华渐渐黯淡,像将要燃尽的蜡烛,直至完全熄灭。

雨水混着泪水滑过眼前人的下巴,落下一颗,又重新凝结成一颗,衬着夜灯雨幕,显得她一身凄凉。他终是不忍,劝道:“很晚了,又下雨,伤心也要保重身体。”

她却没有任何回应,良久之后才转过身去,仿佛在替心爱的人穿衣一般,脱下自己的外套严严实实盖在墓碑上。他看着她纤长的手指细抚墓碑上的照片,一寸一寸,明明那样不舍,却又任由指尖一分一分抽离。

那告别的姿态让虞玮韬心中泛起层层酸意,未及开口,却见她已然起身,一拎背包,大步离去。

 

雨越下越大。

墓园大门虽关,一旁的小门向来只是虚掩。虞玮韬正要开口说明,却见那女子利落地把包往门外一扔,三两下爬上门,不过微晃了晃身子,然后纵身一跃,弯身落地,勾手把包往肩上一搭就走了。

不知怎么的,这潇洒利落的一幕落在他眼里,却让他心里也下起了雨一般,绵绵湿湿的难受。

“我送你一程吧。”公墓在半山腰,荒无人烟。这时候早没了公车,要走很远的一段路,才能搭车或打的。

她沉默,淋着雨自顾自走。

不过是个陌路人,他却破天荒地有些放不下,没办法对她视而不见。

“至少撑把伞。”他忍不住下车。

她依旧不理,他微微动怒,执伞往前几步拦在她跟前。

“你……”他一边为自己莫名其妙的好心暗暗烦躁,一边开口。不料话还没说完,她身子一软,竟是直向他怀里跌来。

她身上只着薄薄一件丝质衬衫,早被雨水打湿。虞玮韬伸手一扶,只觉湿衣之下透出一股热气来。

“姑娘?姑娘?”

“别……去医院……”她身上没钱了。费力吐出一句话,安之就晕了过去。

“我觉得让林岫喜欢你比让你喜欢我容易,自然就支持你追他了。”

“相爱是最好的,却不是理所当然的。安之,不管你以后会不会爱上我,现在你只需享受被爱的幸福就好了。”

“如果你心里还是喜欢林岫更多,我还是会和以前一样,继续支持你追他。”

“安之,是我不够好,让你还要为房子装修的事操心,不能舒舒服服地做个新娘。”

“安之,始终还是我欠你。”

……

熟悉的身影越来越模糊,安之慌乱地想挽留,可是一伸手却是诡异的虚无空寂。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穿过眼前人,然后那人就像消散的烟雾一般,缓缓向四周晕染开来,直至淡薄成透明的空气。

“清扬!”一声惊叫,安之猛地坐起身。

触目皆是陌生。宽大的床,棉软的被子,干净又不菲的家具与装饰。不是她与清扬曾经的蜗居,也不是林岫的公寓。

拉开窗帘,阳光一下子透进来,她直觉地伸手一挡,别开脸去,刚好看到床头柜上的那杯水。很剔透的一个玻璃杯,装着大半杯水,杯子旁放着一小瓶药,杯子上搁着枚温度计,杯子下压着张纸。

是张便笺,“药吃两颗,厨房有粥,记得测量体温。”字体隽逸,落款是串手机号。安之抚额,难道是昨晚公墓遇见的那个男人?

夜幕雨中,她并没有看清对方的长相,仅有的印象就是那副金框眼镜。这样的眼镜太挑人了,他戴着,却是说不出的斯文清俊。

斯文清俊,真是如此么?安之看一眼身上并不属于她的男士大T恤,烫着脸跳下床。

 

虞玮韬回来时,屋里早已空空。

原是不出他意料的。仅有极短的接触,甚至不曾有什么言语的交流,但他就是知道以她的性格,药与粥都不会动上一口。

客房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,就像从不曾有人来过。没有只字片语,只有阳台上的黑丝衬衫在微风中轻轻摇摆。

显然她走得匆忙,或许这匆忙中,还带着些羞愤,所以竟连衬衫都忘了收走。

不知姓甚名什,她昏倒之后,他曾试图联系她的家人,却发现她随身除了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,既没通讯录,也没有手机。她在昏迷中还喃喃着不去医院,他只能把他带回家,并让相熟的女医生过来帮忙。

只是这一个细节,她一定不曾发现。看着被卷成一团扔进垃圾筒的他那无辜的T恤,虞玮韬不觉微笑,这个看起来纤细柔弱却带着股倔强劲的女子,她一定是误会了什么吧?

 

 

 
 
 
 
 
  发表您对本书的评级
评论星级
 
 
 
 
 
  发表您对本书的评论

[wqwdyh 于 2010-10-11 16:44:54]
这本书什么时候能够到货
 【管理员回复】
  您好
此书预计本周内即可到货。
[wqwdyh 于 2010-09-12 00:52:25]
这本书什么时候能到货
 【管理员回复】
  您好,此书的到货日期预计在九月下旬

[说明]本站发表读者评论,并不代表我们赞同或者支持读者的观点。
 
 
 
 
   

该作者还有以下图书
 

素色锦年不自知
   素色锦年不自知


购买此书的人通常还会购买以下图书
 

素色锦年不自知  

素色锦年不自知

遇见你是我宿命的审判+追随者勋章(可随书附赠作者亲笔签名书签)  

遇见你是我宿命的审判+追随者勋章(可随书附赠作者亲笔签名书签)

顾漫《杉杉来吃》(电视剧《杉杉来了》原著  

顾漫《杉杉来吃》(电视剧《杉杉来了》原著 附赠“龟漫囧记”四格漫画本)

· 购物车
· 订单查询
· 我的账户
· 付款方式
· 交易条款
· 运输说明
· 购物流程
· 常见问题
· 保密和安全
· 顾客反馈
· 商品销售和售后服务
· 适用法律和版权声明
合作伙伴:晋江文学城网友交流区文字具象化工坊囧囧商城

信箱:bookshop@jjwxc.com 热线电话:010-51667195 Copyright:晋江原创网 生成于2017-06-29 11:48:01
京ICP证080637号  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北苑路5号黄金苑3-101
统一社会信用代码:91110105678230766W|出版物经营许可证:新出发(京)字朝080027号|食品流通许可证编号:JY11105320856953